Aki寻

【Find-KinKi】:

  • 単独主演ミュージカル1600回公演を達成‼︎

堂本光一『Endless SHOCK』2018.03.06[Tue] at 東京・帝国劇場

堂本光一がミュージカルの単独主演公演数1位を独走する『Endless SHOCK』がなんと1600回に!カンパニー、そして客席からの拍手に包まれ、大きな喜びに満ちたカーテンコールの模様をお届けします。

(QLAP 2018.04)

4page(pp.14-17)

===================================

。。。

好看的人,示范个甩鼻涕也是甩鼻涕中最好看的(´°̥̥̥̥̥̥̥̥ω°̥̥̥̥̥̥̥̥`)

所以截个图~tag上另发一条好了~自取~

【エンタテイナーの条件】乱摘抄(??)(十二)

能卸妆的肥皂是什么?!光一老师求您好好对待自己的脸。。。

W缇娜W:

旁友们,我又全篇翻译了。


为什么会全翻呢?——完全是因为我个人的恶趣味wwww


槽点特别多,多到毫不令人意外(x


多到我都懒得吐槽了。堂本光一就是这么一个人,我们谁不知道呢(剔牙)


大家倒是可以尽情抒发




然后我觉得玛丽桑对阿光真的蛮好的- -


-----------------------------------------


《14.  另一个家,这就是我的休息室生活!》


      对于做我这种工作的人来说,休息室就是第二个家。所以为了尽量给我创造出一个舒适的空间,以经纪人为首,身边的人们在很多方面都非常注意。


      es的公演期间很长,因此休息室的布置布置特别用心。帝剧(帝国剧场,东京)和博多座(福冈)的房间是和式。因为房间没有任何东西,所以从沙发椅开始自带了各种东西按自己的喜好布置着。梅田艺术剧场(大阪)则是很大的西式房间,自带沙发和桌子所以没有订制的必要。


      自带的最大的东西是氧气舱。毕竟这个是哪个会场都没有的(笑)。以前我对使用这种器具并没什么讲究,但是被(事务所副社长)玛丽桑强烈推荐了,现在每次都会租来用。虽然在家里也有自己买的,但是嫌设置麻烦(笑)。用后的确疲劳的恢复程度有些不同呢。shock的运动量非常大,一次公演结束后身体内会陷入犹如发炎般的状态。但是如果躺进氧舱的话,能有消肿的感觉。


      因为是发炎状态,虽然有点怪,洗澡也是,比起在温暖的浴缸里让身体放松,泡冷水澡更加重要。2013年的大阪公演是夏天,所以每天都泡在冰水里。在东京和博多也想这样做的,但是是冬天所以作罢了。冰水呢,会有全身猛得缩紧的感觉总是难以习惯呢(笑),但作为冰敷的确是很有效果的。在橄榄球选手之类,从事激烈运动的人当中似乎相当普遍呢。


      公演一天日场夜场两回的时候,一天会进休息室的浴室五次(包括冲澡)。其中,会进浴缸的只有开场前。这是为了让身体暖和,也是为了在温暖身体的同时进行发声练习。如果是大阪的话,在此基础上还会在演出结束后增加缓解肌肉疲劳的冰水浴。


脸和身体都只用一块肥皂


      说到在休息室做的事还有化妆,这一直是我自己来的。虽然也许有人会认为舞台妆使用的东西和方法都很特殊,但是如果涂很厚的话反而会因为出汗变得乱七八糟,所以其实都是简单了事。shock的我连发型都不做。


      上电视或杂志采访的时候会有附带的造型师,但让造型师帮忙的主要是发型,脸上还是我自己化呢。因为,就是拍拍化妆水,然后快速地涂上粉饼……这样的程度而已嘛。底妆?这种东西我才不知道呢(笑)。之后,再眼睛和眉毛稍微画一下,基本上6~7分钟就能结束。就算加上换衣服的时间我也用不了10分钟。


      所以即使是演唱会的时候也是如此,马上要开演了我都还是穿着浴袍赖在后辈的休息室里,“光一君,已经糟糕了啊!只剩15分钟了啊!”经常被这样子担心(笑)。虽然要问为什么非得这样时间紧巴巴地化妆,也只能说这是我自己的节奏而已。


      我听说也有化完妆的瞬间开始就进入角色之类,将其作为状态开关的人,但是对我而言化妆完全没有这种精神上的意义。因为我的状态切换是在幕布升起的瞬间。


      还有,虽然经常使人惊讶,但是我在卸妆的时候是不用任何卸妆产品的。用的只有一块肥皂。被人推荐了“连妆都能卸的肥皂”,试着用了结果真的能卸妆,所以一天结束后在家泡澡的时候,会用那块肥皂从脸到身上一口气洗掉。能一次搞定这一点很好。


      幸运的是我的皮肤貌似很强韧,即使被舞台上的灯光照射皮肤也从来没有感到过负担。因此我也是完全不护肤的类型。虽然世间好像都在说什么保湿保湿的,但是皮肤干巴巴更能使我安心(笑)。我讨厌护手霜润唇膏之类的。黏糊糊的,反倒让人觉得脏东西和灰尘全都被吸附在上头了。所以尽可能地不想在脸上抹任何东西。


      化妆品也好护发产品也好,我觉得自己是一旦开始用某款就会一~直用下去的类型。倒不是有什么讲究,单纯只是毫不在意而已(笑)。如果化妆师给我其他产品说“这个更好哦”,我会一言不发地用起来的。因为对于化妆品的兴趣为零,所以也分不出好坏啦。试了用了觉得“不合适”的时候会说出来,也就这样而已。


变得不去美容院了


      洗发水护发素也是这样的感觉,没有在讲究的,别人给的话我什么都用。只是最近经常有的“高保湿成分类型”的不行。太过保湿头发会塌下来的。


      市面上的美容院我已经8年左右没去过了。头发长长了,就在工作的时候顺便在现场让人帮我修一修,所以没必要去。


      虽然以前留过长发过也跑去烫过,但是烫发也非常失败(笑),我已经厌倦了冒险。基本上来说,我不擅长在镜子前老老实实坐着。烫发也好漂色也好,都要被束缚在那儿两三个小时,根本就是拷问!当然,如果是因为工作必须换发型的话我也不会不愿意,但是私下的发型完全无所谓。只是,根据额头形状的来说我不适合太短的发型,这程度的意识还是有的。


      出solo曲的时候有过用改变发型来改变形象呢。比如,《Deep in your heart》和《Danger Zone》这类歌曲,这是想要去接近歌曲的世界观。与此相对的,KinKi Kids的话,因为并没有带有如此特殊世界观的歌曲,所以也没有改变发型的必要。只有一点,“你这家伙,这样子不停改变发型的话会秃头的!”,想这样去提醒(相方堂本)刚呢(笑)。


      关于外表,Johnny’s事务所并没有特地规定“这不能,那不能”这样的制约。当然了,违反社会道德的另当别论。(社长)Johnny桑虽然讨厌络腮路那种看起来不干净的样子,但他对于除那之外的也什么都不会说。这种方面的设计,基本上是交给当事人的。


      我觉得最近连普通男性都明显比我更加注意时尚。“这是花了时间整理的吧”,在街上发现了这种细心造型了头发的男性的话,会感到很敬佩呢。因为我是因为嫌整理头发太麻烦,就一直都戴着帽子的类型啊。――老是说这样的话,男性化妆品的CM的邀约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来了呢(笑)。


------------------------------------------


没料到生发产品的CM倒是来了。。。。人算不如天算啊堂本光一老师wwww

W缇娜W:

我也真是的,看了那么多遍08年DVD,才发现最后continue阿光是哭了的。

不是把汗看错了,因为那眼泪根本没流下来。。

从一开始就鼻头发红,中间的独白过后直接连眼睛都快睁不开。眼里能看到闪亮,虽然我想也有可能是灯光。。。。

然而最后的最后,眼睛下沿的闪光加上整张脸的样子,我想哭过的人都懂的。

谢幕致辞的时候鼻头还是红的。皮白就是好,藏不住嘿嘿。

啊啊,每次看其他人哭成那样都在想倒是见不着你哭啊的我实在是太年轻了。
反省。